重庆麻将机批发|重庆麻将技巧怎么赢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的目標、舉措及其經驗借鑒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7-05

  摘    要: 在備戰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時代背景下, 綜合運用文獻資料法、對比分析法等研究方法, 對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的舉措進行研究。認為日本提升競技實力的措施包括:設立專門備戰管理機構, 調整備戰機制;頒布奧運支持政策, 制定金牌強化計劃;加大資金投入, 助力奧運備戰目標實現;制定競技人才提升計劃, 挖掘潛力人才等。日本打造了針對性的訓練、保障、服務“一體化”備戰體系;完善了政府主導的目標“導向性”備戰計劃體系;構建了選材、培養、訓練、保障“全面化”備戰援助體系。提出堅持實施舉國體制, 充分調動國家和社會資源服務奧運備戰;創新傳統奧運備戰模式, 優化優秀競技人才選拔機制;夯實傳統優勢項目, 統籌發展各類運動項目;加強科技助力奧運工作, 重視情報信息挖掘;以項目改革為基礎, 重視提升男女混合奧運項目水平。

  關鍵詞: 東京奧運會; 競技實力; 備戰措施; 舉國體制;

  Abstract: Research on Japan's preparations for the Tokyo Olympics is conducted using the literature method. It is found that its preparation measures are: setting up specialized agencies, formulating relevant policies, formulating intensified policies, adjusting preparation mechanisms, increasing capital investment, helping to achieve goals, formulating talent plans, tapping potential talents, etc., and comparing Japan's preparation measures with China and Japan. At the same time, combined with China's actual situation, the targeted strategies are: adhere to the national system, give play to the superiority of socialism; break the traditional model, optimize the talent selection mechanism; strengthen th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ssistance, attach importance to the mining of intelligence information; consolidate the traditional advantages of projects, new and short-board projects; based on project reform, emphasis on the development of mixed projects for men and women.

  Keyword: Tokyo Olympics; competitive strength; preparation measures; national system;

  1、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的目標

  目標具有一定的導向性和激勵性, 能引導個人或團體從事某種行為。2013年, 日本申辦2020年東京奧運會成功后, 制定了獎牌榜前三名、30枚金牌的目標, 為實現該目標, 日本政府專門制定了《鈴木計劃》《新星海選計劃》等一系列備戰政策, 一方面加強政府備戰奧運積極性, 另一方面是為了選拔有競技潛力的少年兒童參與競技訓練。1964年的第18屆東京奧運會, 日本金牌榜排名第三, 在56年后東京再次成為奧運會舉辦城市, 日本政府提出了更高的奧運會目標。近三屆奧運會日本的競技實力處于持續增長的狀態 (見圖1) , 在里約奧運會上日本獲得金牌12枚, 排名第6[1], 競技實力有很大程度提升。從里約奧運會金牌榜看出, 日本在備戰過程中對柔道和游泳兩個項目進行強化, 全力對獎牌或金牌進行沖擊, 尤其是柔道項目, 在所有的男子柔道項目上日本都拿到獎牌。里約奧運會的體操項目中, 日本隊只拿到了男子團體和個人全能兩塊金牌, 沒能獲得單項的冠軍, 但白井健三在東京奧運會上以23歲的年齡, 可能會成為金牌超人;在東京奧運會的游泳項目上, 日本還有進一步擴大獎牌榜的能力。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的目標、舉措及其經驗借鑒
 

  根據國際奧委會規則, 奧運會舉辦國會具有“特權”, 可在原有比賽項目上做出適當的刪減, 同時可適當將本國不擅長的比賽項目刪除, 將擅長的比賽項目加入到奧運會。作為2020年奧運會舉辦國, 日本充分利用了特權, 增加棒壘球、攀巖、空手道、沖浪和滑板5個大項。日本近幾年涌現出不少像張本智和、伊騰美等優秀乒乓球運動員和游泳、擊劍運動員, 所以此后又增加了包括乒乓球在內的9個男女混合項目, 也是日本的優勢項目。而棒壘球是日本傳統優勢項目, 空手道則起源于日本, 其他3項也具有一定沖擊獎牌的實力。

  圖1 日本近三屆奧運會金牌和獎牌數
圖1 日本近三屆奧運會金牌和獎牌數

  Fig.1 Number of Japan's gold medals and medals in three recent Olympic Games

  2、 日本備戰東京奧運會的舉措

  2.1、 設立專門備戰管理機構, 調整備戰機制

  優異成績的背后是國家政府部門以及政策的大力支持。贏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舉辦權后, 日本成立了專門的備戰組織機構, 2015年5月, 通過了“體育廳”設立法案, 將單項體育協會按照球類、格斗類等分組。文部科學省是日本體育的主管機構, 主要負責實施體育政策、法規、發展計劃的規劃等, 所屬的單項體育協會則是執行部門和機構, 負責競賽組織、人才培養及奧運人才選拔等。申奧成功后, 日本政府加強對競技體育的主導和控制作用, 進一步發揮政府在社會分配和宏觀管理中的職能和作用。2013年, 日本政府部門在內閣官房設立了“2020東京奧運會殘運推進室”, 專門負責與各省廳協調有關警備、出國審查及國家場地設施改建等工作, 進一步保障奧運會的各項工作協調順利進行。2015年參院會議上, 又專門設立了體育廳, 是日本首次設立專職體育的行政管理機構, 同年內閣府新設置了專職奧運會局長, 內閣大臣數由18人增至19人[2]。

  為提升備戰效率, 日本建立了以國家訓練中心和各項目強化據點組成的強化支援機制, 加強精英訓練中心建設, 注重青少年人才培養和落后項目扶持。主要由各單項協會負責備戰方面的支持, 負責從成績→后備人才→訓練計劃→組織體制等進行后備人才培養、運動訓練和運動成績方面的評估, 其中訓練計劃評估是針對活動計劃、教練資質以及體育醫學、體育科學等領域;成績與后備人才的評估是根據大賽 (奧運會、世錦賽、亞運會、世青賽等) 的成績和KPI (關鍵業績指標) 完成情況進行評估, 對采取備戰措施進行評估, 包括對女運動員的支持、督促運動員禁煙等措施的評估, 對夏季項目強化戰略計劃完成情況進行評估等。

  2.2、 頒布奧運支持政策, 制定金牌強化計劃

  日本文部省頒布的《2020年奧運會運動員育成與強化計劃》主要包含基礎性強化和戰略性強化兩個階段, 其中2017—2018年為提升成績的基礎期, 最大限度地支援各項目的強化訓練;2018—2019年為沖刺期, 對有希望獲得金牌或獎牌的項目進行戰略性強化[4]。在沖刺備戰強化期, 對有望在奧運會等大賽創造佳績的年輕選手的強化支持。其中包含:支持優秀選手海外培養, 對有望獲獎牌的優秀選手參加國外頂級聯賽、派往海外學院等給予支持。支持青少年重點發展項目, 對獲獎牌可能性較大的項目, 在體育醫學、體育科學和信息方面給予重點支持。扶植發展項目從重點項目中選出培養對象, 并在與相關單項協會達成協議的基礎上決定。支持女選手提升實力, 為女性運動員提供高水平比賽和教育計劃等, 支持女運動員競技實力提升, 從重點項目中選拔培養對象, 并在與相關體育協會達成協議基礎上決定。支持運動員選拔培養體系。與公益財團法人日本體育協會, 日本奧委會以及地方政府等合作, 為保證單項協會運動員輸送工作的順利進行, 對開發強有力、可持續發展的高效率全國苗子選拔培養體系給予支持。

  日本注重運用立法加強奧運備戰工作, 2015年5月, 日本成立“體育廳”設立法案, 通過立法的形式加強奧運備戰工作, 如奧運強化計劃、《日本2020年奧運會運動員育成與強化計劃》、“金牌計劃”等, 同時在2016年體育廳設立《促進競技體育發展的未來方針》等。不斷強化了一系列支援政策[3], 如體育信息收集與運營、興奮劑檢查與處罰、投資預算等。在后備人才方面制定了“一貫制培養”“跨界跨項選材”等。總之, 為“振興”競技體育, 日本政府將東京奧運會與國家國際地位的提升緊密聯系在一起, 逐步發揮“舉國體制”在競技體育中的作用。

  2.3 、加大資金投入, 助力奧運備戰目標實現

  資金是開展體育活動的保障, 通過增加資金有助于奧運備戰的科學管理, 并調控各項措施順利進行。對于競技體育, 增加體育資金有助于建立先進的訓練中心, 引進現代化體育輔助設備, 聘請國外教練, 從而提高運動成績。自2013年申奧成功后, 日本加大了資金的投入, 在2014年預算中體育經費為255億日元, 比2013年增加12億日元;2015年體育預算290億日元, 比2014年增加34億日元。2018年體育經費的預算超過了400億日元, 其中的9.45億日元用于建設高水平競技培訓中心, 比年2017年增加約67億日元。按照《鈴木計劃》對經費的劃定, 這部分預算由參加奧運會所有的項目平均使用, 不再分項目使用經費[5], 從2019年起, 大部分資金主要用于“重點項目和奪金項目”的培養。為備戰2020年東京奧運會, 日本體育廳在2018年3月發布了2019年、2020年重點分配強化費的23項目。其中空手道、柔道、摔跤、體操等排在最高的S等級, 游泳、田徑等10個項目排在A級。而S級和A級的項目分別增加30%和20%的費用。

  同時為充分調動運動員備戰和競賽積極性, 將改變以往的補助規劃, 對于在集訓基地參加強化訓練的運動員給予經費三分之二的補助。為促進各單項運動協會強化各自的財務基礎, 獲得的贊助收益將全部計入下年度[6]。通過在推動運動員的社會保障上實施全面覆蓋來引導和幫助運動員就業, 為運動員參與高水平訓練提供了保障, 如2017年4月, 日本奧委會發布了專門幫助頂尖運動員就業的保障政策。

  2.4、 制定競技人才提升計劃, 挖掘潛力人才

  任何時期, 人才都是競爭的核心。沒有充足的后備人才, 競技體育則是無源之水。為挖掘和培養潛力運動員, 日本積極效仿我國的舉國體制, 制定備戰計劃, 創立體育精英學院, 建立國家集訓中心、訓練基地等, 將有競技潛力的選手召集到東京的國家訓練中心 (NTC) 進行集訓, 如在2015年將初一到高三的47名學生抽調到訓練中心進行乒乓球、摔跤、擊劍等集訓。

  為發掘和培養后備人才, 日本制定了《金牌孵化計劃》, 著重培養2000—2006年出生的選手, 這些選手被視為東京奧運會奪金的中堅力量。如游泳小將池江璃花子首次出征亞運會就幫助日本隊獲得六塊金牌, 其中包含4×100 m自由接力、50 m碟泳、100 m自由泳, 同時打破100 m亞運會的碟泳記錄, 獲得最有價值運動員稱號。桃田賢斗是2014年湯姆斯杯男子羽毛球團體賽冠軍主力成員, 2015年世界羽聯超級總決賽男單冠軍, 尤其是2018年世界羽毛球錦標賽, 在世錦賽41年歷史上為日本羽毛球隊奪得首枚男單金牌, 在2018年世界羽聯合會各單項世界排名中, 桃田賢斗排名升至世界第一。此外, 《新星海選計劃》是在全國范圍內以海選的方式等選拔具有發展潛力的“金牌種子”, 如跳水、賽艇、舉重、手球、女子7人制橄欖球等項目。日本制定后備人才培養更加注重宏觀與微觀相結合培養戰略, 制定了精細化后備人才培養戰略[5]。

  3、 日本備戰措施的特征

  3.1、 打造針對性的訓練、保障、服務“一體化”備戰體系

  在東京奧運會目標的主導下, 各項備戰措施致力于完成既定目標。日本奧委會公開選拔優秀運動員進入國家訓練中心進行集訓, 同時國家訓練中心配備了復合型教練團隊、采用先進的訓練理念和完善科研保障團隊等措施為運動訓練提供便捷, 針對不同運動員制訂出不同的訓練處方和康復措施。中日兩國的優勢項目相仿, 其優勢項目的博弈也會成為焦點。乒乓球是兩國爭奪金牌的焦點, 日本根據中國乒乓球的快、準、狠的特點, 開展有針對性的模擬對手訓練, 專門研制了高科技教練機器人三維模擬, 可以找到球旋轉的速度、落點位置等, 同時專門聘請我國的運動員到日本進行乒乓球陪打。日本在備戰東京奧運會期間修建了首座高原訓練游泳館, 為提高心肺功能, 改變了日本游泳隊員大賽前去歐洲等氧氣稀薄的海外高原基地集訓的做法。很顯然, 高原游泳館有助于進一步提高日本游泳的整體水平。在羽毛球項目上, 日本政府選舉出具有中國羽毛球風格的運動員進行針對性的訓練, 力爭立于不敗之地。此外, 日本已舉辦過15屆“全國中小學生ABC羽毛球賽”[7]。獲得日本羽毛球錦標賽女單冠軍的山口茜, 就是年幼時便參加“全國小學生ABC羽毛球賽”的羽毛球天才, 并獲得過5屆冠軍。

  3.2 、完善政府主導的目標“導向性”備戰計劃體系

  政府部門參與體育事業從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體育的發展, 如大量的資金和管理等。在日本申辦東京奧運會成功后, 日本奧委會制定備戰措施主要目的是提高運動員的運動成績和實現獎牌榜前3目標的計劃, 所有的規劃和執行活動的直接目的是實現東京奧運會目標。為了充分發揮政府在競技體育中的主導性和控制力, 日本專門建立了國家訓練中心, 其主要目的就是提高運動競技水平, 創造優異運動成績, 在國家層面上保障運動員的訓練, 進一步提高了運動員的競技水平。后備人才的培養為競技體育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是競技體育發展的源泉。為了給2020年東京奧運會和2024年巴黎奧運會儲備競技體育后備人才, 日本政府制定了《新星海選計劃》《鈴木計劃》, 細致、全面地選拔競技體育人才。

  3.3、 構建選材、培養、訓練、保障“全面化”備戰援助體系

  日本政府制定了全面性政策, 從運動員如何選材到如何培養到如何成材再到退役后的保障等方面都做出了詳細的規定, 其中涵蓋了運動員招錄、社會保險、行業保障、就學、就業等多項內容, 更加注重運動員的教育和保障。主要是對不同項目的運動員選材、培養、訓練方式和保障也都做出詳細規定, 不斷完善各項激勵和保障政策, 同時為運動員今后的生活和退役轉型做好規劃。如在運動員培養方面, 日本奧委會實行人才“一貫制”培養措施, 在各個競技項目中構建了高水平運動員培養體系。奧運會的比賽不僅僅體現在賽場上的比拼, 還體現出管理人員、醫務工作者、科研人員、信息搜集人員等在賽場外的博弈。另外, 日本奧委會首次重視女性遠動員選手在備戰奧運會中地位。女性運動員選手是爭奪獎牌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日本奧委會在國際奧委會允許的規則內加入7項男女混合的優勢項目, 如4×100 m混合泳混合接力、4×400 m田徑混合接力、射箭男女混合團體賽、柔道混合團體賽、乒乓球混合雙打、鐵人三項混合團體接力賽, 將射箭的三個男子項目改成了男女混合項目。

  4 、東京奧運會中日競技項目抗衡分析

  2013年日本東京申奧成功后, 制定各種措施提高競技實力, 爭取再創佳績, 完成30塊金牌、獎牌榜前3的目標。中日兩國優勢項目、潛優勢等方面有許多相似處。因此從優勢、潛優勢和新增項目等幾個方面對中日兩國的情況進行有效分析, 了解日本東京奧運會奪金點, 為我國積極備戰, 爭創佳績提供策略。

  4.1、 中日兩國奧運基礎大項分析

  日本的基礎大項是柔道、摔跤、體操和游泳, 這些項目在歷屆奧運會所獲金牌與獎牌是日本代表團競技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日本自首次參加奧運會以來, 在夏季奧運會中獲得金牌共142枚、獎牌439枚, 其中金牌124枚、獎牌331枚來自這4個項目[8], 尤其是在近幾屆奧運會上, 日本傳統優勢項目獎牌數量逐屆遞增。在里約奧運會上日本隊獲得的12金牌中, 有11枚金牌來自四大傳統優勢項目。柔道項目的獎牌數量創造日本柔道史上新高, 其中男子項目, 時隔52后取得了7個級別最佳戰績。日本女子摔跤在6個級別中獲4金1銀5枚獎牌。近幾屆奧運會摔跤成績相對穩定, 一直在2~4塊金牌, 且大部分都為女子獲得。

  我國的基礎大項是跳水、舉重、乒乓球和體操等項目, 這些傳統優秀項目在以往奧運會上, 共獲得128枚金牌。在歷屆奧運會上, 我國的射擊、羽毛球、游泳、柔道、田徑和跆拳道等競技水平較高, 是競爭奧運會金牌、獎牌的重點項目, 里約奧運會上在這4個大項中拿到了18塊金牌。而射擊、體操和羽毛球等優勢項目在里約奧運會中均創下近5屆奧運會成績的最低點。在短跑項目中我國的蘇炳添和謝震業的崛起成為亞洲頂尖運動員, 但日本也涌現出桐生祥秀、山縣亮太等, 中長跑中日本則占居一定的優勢地位;在游泳方面孫楊是中長距離的代表, 但在個人混合泳中萩野公介也并不遜色, 2018年小關也朱篤接連打破男子50 m蛙泳和100 m蛙泳的亞洲紀錄。

  中日優勢運動項目的金牌爭奪將決定兩國運動員獎牌榜走勢, 中國隊的跳水、日本隊的柔道是各自奪金王牌隊伍, 成為東京奧運會上兩國的金牌大戶;乒乓球、羽毛球是中國的傳統優勢項目, 而近年來日本涌現出的張本智和、伊藤美誠、平野美誠等優秀運動員也具備奪金實力, 如2017年, 年僅17歲的平野美宇在乒乓球亞錦賽連勝國乒3位絕對主力獲得女子單打冠軍, 乒乓球兩個單打項目中小將張本智和以及伊藤美誠對中國隊也產生了一定威脅;尤其是伊藤美誠在2018年瑞典乒乓球公開賽上戰勝中國3大女將奪得冠軍。除田徑、游泳外、羽毛球、乒乓球外, 體操也是中日交鋒的重要領域, 近幾屆奧運會及世界大賽中日本的體操也表現出較強的競技實力。

  4.2 、日本23歲以下選手里約競技表現分析

  日本申奧成功后, 在2104年制定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適齡選手培養提高計劃》, 該計劃是以當時16~23歲的選手為培養對象, 經過里約奧運會后, 這批運動員基本在19~23歲, 到2020年這批運動員基本在23~27歲之間, 成長為奪取獎牌中間力量[9]。因此, 對里約奧運會中日本23歲以下運動員的獲獎牌情況進行分析 (見表1) 。發現里約奧運會上日本參賽的27個大項獲得41枚獎牌, 主要分布在10個大項中的40個小項, 其中23歲以下選手26人。在柔道、摔跤、體操、游泳 (包括花樣游泳) 、羽毛球、乒乓球以及田徑等7個大項21個小項中獲獎牌22枚, 獲獎牌小項與獲獎牌數的比例均過半。這些年輕選手隨著競技水平的繼續提高, 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更具奪牌實力, 成為我國的強勁對手。

  表1 日本23歲以下年輕選手獲獎情況
表1 日本23歲以下年輕選手獲獎情況

  4.3、 中日兩國新增與修改競技項目分析

  2016年6月, 日本借助東道主優勢以及國際奧運會的新政策, 國際奧委會通過了在2020年東京奧運上將空手道、棒壘球、攀巖、沖浪、滑板等5個大項、18個小項加入東京奧運會, 將總共增加18枚金牌[10]。其中, 空手道是日本土生土長的競技項目, 是絕對強項, 其中東京奧運會中空手道設男女共8個級別。棒壘球同樣也是其傳統優勢項目, 這為日本隊增加了新的奪金點。在雅加達亞運會期間, 在新增項目上, 中國隊完全處于競爭劣勢 (見表2) , 而日本獲得9枚金牌4枚銀牌3枚銅牌, 展現出新增項目上的雄厚實力, 其中空手道獲得4枚金牌2枚銅牌, 棒壘球獲得1枚金牌和1枚銀牌, 滑板獲得3枚金牌2枚銀牌, 攀巖獲得1枚金牌1枚銀牌1銅牌。而中國隊在東京奧運會新增項目上只獲得1枚金牌5枚銀牌4枚銅牌, 在奧運新增項目上與東道主日本隊實力相差懸殊。

  同時, 日本利用東道主優勢, 增加了男女混合項目等16個小項, 這些小項也是日本的優勢項目, 如游泳、柔道、乒乓球等, 加上主場優勢和競技水平的不斷提高, 2020年東京奧運會這些項目將具備一定的奪牌實力。日本在新增項目和修改項目上會對我國產生一定程度的沖擊。

  表2 奧運會新增五項目在亞運會中日兩國獲獎牌統計表
表2 奧運會新增五項目在亞運會中日兩國獲獎牌統計表

  5、 對我國備戰東京奧運會啟示

  5.1 、堅持實施舉國體制, 充分調動國家和社會資源服務奧運備戰

  從體育大國到體育強國的轉變, 從奧運會零獎牌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獎牌排名世界第三, 看出舉國體制的優勢。2017年, 習近平接見全國體育先進單位和個人時指出, 加快建設體育強國, 提高競技體育綜合實力, 更好發揮舉國體制作用[11]。2019年是備戰東京奧運會的沖刺期, 應根據奪金項目、有望奪金項目進行政策的制定。首先政策的引領性, 加強頂層設計, 制定完善的復合型備戰東京政策, 調動一切社會力量和國家資源支持保障奪金項目、有望奪金、有望奪牌項目, 對這些項目的備戰實行“精準滴灌”。其次是從頂層設計上優化奧運激勵與保障政策、國家隊多元組建政策、科技助力奧運政策等, 如完善《國家隊訓練質量管理評估辦法》《退役運動員安置條例》等, 成立國家備戰辦和各項目備戰辦, 落實責任主體, 明確各項目分工, 如責任人簽署《第32屆奧運會備戰責任書》, 在生理生化指標監控、技戰術監控、醫療保障監控、營養膳食監控方面等由專人負責, 形成從主教練、助理教練、科研人員的扁平化備戰新模式。最后是對參賽項目的財政資助, 要調動社會力量支持支持備戰, 逐漸形成政府主導、市場贊助、社會力量參與、個人負責的“四輪驅動”備戰模式。

  5.2 、創新傳統奧運備戰模式, 優化優秀競技人才選拔機制

  人才是推動體育事業發展的軟實力, 是支撐競技體育發展的原動力。備戰東京奧運會中日本政府執行“新星海選計劃”“鈴木計劃”等后備人才選拔措施, 采取全面選拔和有針對性地培養模式, 為備戰東京奧運會做足準備。但是, 受傳統體制機制影響, 特定環境下, 我國后備人才培養方式主要依托三級訓練和體教結合培養, 雖取得了較好運動成績, 但發展過程中卻流行于“兩張皮”[12], 因此, 在備戰過程中要打破原有后備人才選拔機制。首先在東京奧運沖刺期優化人才選拔體系, 組建多支國家集訓隊, 如中國女排的“大國家隊理念”, 中國男籃的“紅藍隊”, 在大國家隊理念的背景下挑選更多優秀運動員進入到集訓隊備戰。其次是實行“跨季、跨界、跨項”選拔, 對成績表現優異的選手和具有較大潛力的奪牌選手實行“奧運直通車計劃”, 直接進入到國家集訓隊進行隊伍的磨合、訓練計劃和訓練周期的匹配。其次是針對精英運動員的奧運資格, 在備戰中的奧運資格賽中運動員要全面參加, 采用“不要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的理念, 爭取優勢項目 (個人項目) 多人參賽獲得奧運資格。最后要改變過去業余體校的單一培養模式, 加強“體教結合”, 建立起體育系統、教育系統和社會系統三線并舉的多元化后備人才培養體系。

  5.3 、加強科技助力奧運工作, 重視情報信息挖掘

  科學技術第一生產力, 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動力。近年來我國科技發展突飛猛進, 滲透在各個領域, 同時對競技體育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科技快速發展與人們追求奧運會“更高、高快、更強”的目標相一致, 為突破人類極限、創造優異運動成績, 科技在其中發揮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來講, 運動場上運動員之間的較量也是一種科技的較量[13]。首先是要強化科技助力奧運的意識, 積極引進科研人員進隊從事科研助力工作, 及時收集與采集備戰信息, 盡快診斷、分析、整理, 最后及時向教練員和運動員本人反饋, 如科研人員在備戰訓練過程中采用可穿戴設備 (如GPS) 對運動員的心率、血壓等生理指標以及根據不同運動員的個人特點進行有針對性的技能訓練效果分析 (如采用Dartfish系統等圖像分析對技術動作進行有效分析) 、戰術方面的調控, 使運動員在2020年奧運會上達到最佳競技狀態。其次要設置專門的科技機構和制訂激勵計劃, 強化科技備戰, 設立科技備戰辦公室, 包含情報信息的收集、競技能力診斷、傷病預防以及訓練周期的調控等, 為各項目提供全周期、多學科、全方位的科研攻關與科技服務。再者, 2019年是備戰的關鍵時刻, 要注重運動員傷病的預防, 制訂科學合理的計劃。最后要重視信息的搜集, 通過錄像和圖片的形式將對手情況交由教練員分析, 如排球項目采用Datavolley軟件進行分析。最終打造集訓練、競賽、康復、醫療保障、信息收集等于一體[14]的最具國際水準的“數字化、智能化”新型科技支持系統, 為訓練團隊提供最優質的科技備戰服務。

  5.4 、夯實傳統優勢項目, 統籌發展各類運動項目

  對稱性戰略是保持各項目齊頭并進發展的策略。單一依靠傳統優勢項目將無法保持領先地位, 應實施對稱性趕超戰略, 力爭在潛優勢項目和短板項目上有所突破。在備戰奧運會過程中, 要突出重點, 客觀分析我國運動員的競技運動水平, 確定我國2020東京奧運會的優勢、潛優勢運動項目, 研究主要對手信息, 盡快組成奧運集訓隊伍, 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給予全方位支持與保障。首先, 優化項目布局, 深化對項目制勝規律的認識, 夯實重點奪金項目, 將有限的資源和經歷投到重點項目上, 如針對跳水、游泳、乒乓球等進行全力備戰, 從而保持優勢項目運動員訓練的系統性、針對性和全面性, 不斷提高運動員的競技實力, 充分發揮優勢項目的引領性。其次, 針對潛優勢項目進行穩重取舍和布局, 不斷挖掘運動員最大潛力, 力爭在東京周期發揮潛優勢項目的互補性。再者, 新增的三人籃球、游泳男女混合100 m接力、乒乓球男女混雙等項目我國都具備一定的基礎, 尤其是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上, 我國籃球包攬了該項目所有金牌, 在奧運會上雖很難有所突破, 但應以2018年亞運會為基礎, 抓住三人制籃球發展機遇, 在備戰中加快人員配合程度以及技戰術升級。而攀巖、小輪車等新興極限項目在全世界普及率都很低, 備戰中應通過“跨界跨項”選拔隊員, 如極限運動的四支國家隊在北京體育大學進行集訓。最后, 短板項目運動員要積極參加各項比賽, 通過“以賽促練”的形式讓老隊員更加穩定、新隊員快速成長。

  5.5、 以項目改革為基礎, 重視提升男女混合奧運項目水平

  人類文明向前發展, 社會文明程度不斷提高, 更多女性運動員參與奧林匹克運動成為奧運會一道風景。2017年, 為提高女性運動員的參與度, 國際奧委會新增男女混合項目等共16個比賽小項, 成為奧運會參賽國獲得獎牌的重要增長點。因此在東京奧運會周期, 備戰奧運會的一個重點就是, 在原有項目國家隊的基礎上, 增加男女混合項目, 使男女混合運動員不斷進行磨合, 順利完成由單人項目向男女混合項目的過渡。首先, 要充分認識男女混合項目自身的制勝因素或制勝規律, 在此基礎上再根據我國具體的備戰措施進行備戰;其次, 在男女混合項目中女子運動員可能是其弱點, 應有針對性地提高女子運動員的競技實力, 注重女性運動員的選材和培養。

  參考文獻

  [1] 日本ァ£ンピック委員會[EB/OL]. (2019-05-17) . https://www. joc. or. jp/news/detail. html? id=11230.
  [2] 國家體育總局信息中心.日本東京奧運會匯編[C]. 2018, 3.
  [3]彭國強, 楊國慶.世界競技體育強國備戰奧運政策及對我國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啟示[J].體育科學, 2018, 38 (10) :19-28+37.
  [4] 彭國強.日本競技體育政策演變的歷程、特征與啟示[J].體育學研究, 2019 (3) :19-28.
  [5] ァ£ンピック日本選手団[EB/OL]. (2019-05-28) . https://ja. wikipedia. org/wiki/ァ£ンピック日本選手団.
  [6] 平成26年度予算 (案) 主要事項[EB/OL]. (2019-06-01) . http://www. mext. go. jp.
  [7] リレー萩野組が銅「松田さんを手ぶらで帰さない」[N].日刊スポーツ, 2016-08-11 (06) .
   [8] ァ£ンピックソフトボール競[EB/OL]. (2019-06-01) . https://ja. wikipedia. org/wiki/ァ£ンピックソフトボール競技.
  [9] 原沢が銀日本柔道最多のメダル12個…男子100キロ超級[N].スポーツ報知, 2016-08-13 (07) .
  [10] 寺本ノーミス8位入賞も引退示唆「東京考えてない」[N].日刊スポーツ, 2016-08-13 (07) .
  [11] 新華網.習近平會見全國體育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代表等[EB/OL].[2017-08-27] (2019-06-05) . http://www. gov. cn/xinwen/2017-08/27/content_5220823. htm.
  [12]張波, 汪作朋, 葛春林, 等.我國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的審視與發展路徑[J].體育文化導刊, 2018 (7) :57-61.
  [13]田野.從美英日奧運備戰模式展望中國運動員2020東京奧運會前景[J].體育文化導刊, 2018 (10) :1-6.
  [14]楊國慶, 葉小瑜, 彭國強, 等.我國備戰東京奧運會的戰略思路與體系構建———基于中外奧運備戰經驗[J].上海體育學院學報, 2019, 43 (1) :57-64.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重庆麻将机批发 深海捕鱼千炮版安装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街机金蟾捕鱼激活码 ag一天赢了100多万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中国福利彩票20选8 口袋德州扑克真钱版 2019寻仙怎么赚钱 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 新会员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