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机批发|重庆麻将技巧怎么赢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故事新編》與《史記》的創作比較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7-05

  摘    要: 魯迅的《故事新編》與司馬遷的《史記》存在諸多異同, 故本文試圖通過對兩者進行比較, 探究其“變異”背后的深層原因。通過簡單的比較, 我們可以看出《故事新編》只是沿襲了《史記》的基本故事框架, 在情節、人物、題旨等方面則大異其趣, 而且這種增添變動并非得自民間傳聞, 而是與魯迅的現實處境息息相關。

  關鍵詞: “油滑”; 英雄的失路; 《理水》; 《出關》;

  魯迅在他的各類作品中, 故事人物等都可以在《史記》中尋找淵源, 比如《故事新編》中的《采薇》, 取材自《伯夷叔齊列傳》;《理水》套用了《夏本紀》大禹治水的故事;《出關》中演繹的老子故事來自《老莊申韓列傳》。但《故事新編》只是沿襲了《史記》的基本故事框架, 在情節、人物、題旨等方面則大異其趣, 而且這種增添變動并非得自民間傳聞, 而是與魯迅的現實處境息息相關。故本文試圖通過對《出關》、《采薇》、《理水》等小說的分析, 探究其“改編”背后的深層意蘊。

  一、“油滑”的手法

  《出關》與《老莊申韓列傳》的最大不同是, 一為小說, 一為史傳, 其主要差異皆由此而來。較之《老莊申韓列傳》中的老子, 《出關》中有更多故事性、情節性, 更注重細節描寫, 更富于傳奇色彩。

  “寓莊于諧”是魯迅《故事新編》常用的手法, 司馬遷的文章常有“滑稽”的行文筆法, 而與司馬遷的“談言微中, 亦可以解紛”不同, 魯迅是通過“油滑”來表達一些蘊藏在社會和人生中的深刻哲理, 用詼諧的語言和喜劇的形式表現, 用以諷刺。

  魯迅在《故事新編·序言》里說:“敘事有時也有一點舊書上的根據, 有時卻不過信口開河。而且因為自己對于古人, 不及對于今人的誠敬, 所以仍不免時有油滑之處。”“油滑”是《故事新編》的重要特色。以《出關》為例,

  “老子毫無動靜的坐著, 好像一段呆木頭。”1“大家顯出苦臉來了, 有些人還似乎手足無措……老子仿佛并沒有覺得, 但仿佛又有些覺得似的, 因此他從此講的詳細了一點……為面子起見, 人們只好熬著, 但后來總不免七倒八歪斜, 各人想著自己的事……”2

  老子在《史記》中、在中國歷史上, 均為道家學派先祖, 他的至尊地位無人能撼動, 甚至“孔子問禮于老子”的故事也廣為流傳。而此處, 對于老子講經片段的描寫卻截然相反, 大家都昏昏欲睡、如坐針氈, 似乎毫不在意, 甚至這變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

  “一面自己親手從架子上挑出一包鹽, 一包胡麻, 十五個餑餑來, 裝在一個充公的白布口袋里送給老子做路上的糧食。并且聲明:這是因為他是老作家, 所以非常優待, 假如他年紀輕, 餑餑就只能有十個了……關尹喜才用袍袖子把案上的灰塵拂了一拂, 提起兩串木札來, 放在堆著充公的鹽, 胡麻, 布, 大豆, 餑餑等類的架子上。”3
 

《故事新編》與《史記》的創作比較
 

  在這里, 知識和學者不被尊重, 老子的“大道”在他們看來一文不值, 我們如今奉為圭皋的“圣賢”, 在他所處的時代, 也許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教書匠, 所以真正的老子, 說不定只是一個教書匠, 而現在我們所推崇的也許只是一個被官方“粉墨化”了的“政治老子”, 所以, 魯迅借此也許是來諷刺當局者的思想統治, 又或許他是想借此來諷刺那些只知道挪用刻板知識、而不知自己思索的學者。

  又如《采薇》一文, 伯夷、叔齊, 認為武王伐紂是欺君犯上的, 是不道德、不仁義的, 他們堅決的反對周, 當周在攻打商成功之后, 他們為了表達所謂的正義, 決定不食周朝的任何東西, 因而后來他們進入深山, 以采薇為生, 最后當他們被告知任何食物都屬于周天子的時候, 他們就采取絕食的方式來反對周, 維護所謂的“禮”, 結果他們在深山中被餓死了, 還得不到別人的好評, 認為他們笨且傻, 而事實好像也正是如此。這也是一種“油滑”, 從某種程度來說, 可以看作是對儒家思想中保守思想的批判。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諷刺。

  《理水》改編自大禹治水的故事, 隱晦的聯系現實, 文中提到的“文化山”是該文一個主要的諷刺對象, 即大禹實干, 而“文化山”只有空談的學者和昏庸的官員。魯迅在《理水》中暗指國民黨統治區的百姓悲慘地掙扎在“洪水滔天”的生活中, “文化山”更是對1932年10月北平文教界江翰、劉復、徐炳昶、馬衡等三十余人向國民黨政府建議明定北平為“文化城”一事的諷刺。江翰等為了阻止仍有價值的古文物轉移到南京, 提出了北平在政治和軍事上都沒有重要性這種荒謬論調, 請國民黨將軍力撤出北平, 并將北平重新定為文化區。這恰恰滿足了國民黨不抵抗的真實想法, 給日軍創造了更大的空間。

  “禹要回京的消息, 原已傳布得很久了, 每天總有一群人站在關口, 看可有他的儀仗的到來。并沒有。然而消息卻愈傳愈緊, 也好像愈真。一個半陰半晴的上午, 他終于在百姓們的萬頭攢動之間, 進了冀州的帝都了。前面并沒有儀仗, 不過一大批乞丐似的隨員。臨末是一個粗手粗腳大漢, 黑臉黃須, 腿彎微曲, 雙手捧著一片烏黑的尖頂的大石頭一一舜爺所賜的‘玄圭’, 連聲說道‘借光, 借光, 讓一讓, 讓一讓’, 從人叢中擠進皇宮里去了。”4

  ……

  “但幸而禹爺自從回京以后, 態度也改變一點了:吃喝不考究, 但做起祭祀和法事來是闊綽的;衣服很隨便, 但上朝和拜客時候的穿著, 是要漂亮的……”5

  《理水》更為精妙的一點就是顛覆性的結尾, 大禹這樣的實干家, 在革命成功后, 也似乎變得平庸, 雖然衣服吃喝仍然如過去一般簡陋, 但在做祭祀等事時時十分大方和浮夸的, 甚至上朝和見客的穿著也是要講究的。大禹最終也與舊世界妥協, 時代的英雄最終也會被自己所服務的庸眾同化而墮落, 也諷刺辛亥革命后, 雖然有了嶄新的國民政府, 國家似乎要“變天”了, 但政府中所用之人竟仍是從前的鄉紳官僚, 官場文化仍然承襲著幾千年的舊習, 魯迅先生在這里用一種“油滑”的手法為大家敲響警鐘, 給人以當頭棒喝。

  魯迅的“油滑”不僅僅是讀來“滑稽”, 它蘊藏著更深層面的精神意義,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種“油滑”的手法, 實際上也是一種“曲筆”, 魯迅和司馬遷都喜歡運用“曲筆”, 他們都受到了時代的壓制, “曲筆”是他們沖破文網的有效方式, 避免了文章的直白、淺露, 暗合了藝術含蓄性的審美要求。所以說, “油滑”所營造出來的喜劇氣氛實際上是魯迅在現實中斗爭的外衣, 這是魯迅獨特的表達方式, 其余人也沒有如此的覺悟和智慧, 是中國歷史題材創作中極具現代意義的創造。

  二、英雄的失路

  《故事新編》和《史記》都展現了悲劇英雄的生命歷程。《史記》中的英雄, 他們多才華橫溢, 有卓越的才智和豐功偉業, 卻命運多舛, 或遭酷刑被害, 或無奈自殺, 悲慘的結局。如項羽如不是因為仁慈和不決斷放走了劉邦, 落得“烏江自刎”, 他的死是他的性格弱點造成的。而在魯迅的創作思想中, 也存在悲劇情懷, 被暗喻的一些如英雄般的人物在風起云涌的時代中斗爭著, 但大都也落得一個悲情的結局。

  譬如魯迅在《奔月》寫到的, 后羿是一個為民奉獻且劍藝高超能夠連射九日的神話英雄人物, 卻因“劍法太巧妙了, 竟射的遍地精光”而眾叛親離。這是魯迅安排的一個典型的環境, 寫出了后羿的孤獨心境, 用來暗喻自己當年的情形。魯迅先生因看到了“國民性”的弱點, 進行了尖銳的揭露和批評, 導致許多人對他產生了誤解, 致使他也同后羿處在了同樣的“眾叛親離”的狀況中。

  魯迅與司馬遷是中國歷史上相距兩千多年的兩位文化巨擘, 《故事新編》與《史記》也分別是二人的珍世佳作, 他們在作品中滲透和傾注的對黑暗現實的揭露和反抗中, 司馬遷更多的揭示了中國現實社會的“病因”, 對統治者的真實寫照和批判, 大膽揭露封建統治集團的罪惡;而魯迅的《故事新編》不僅揭開了舊社會舊中國的黑暗現實, 抨擊了統治階級及其走狗的丑態與罪惡, 更多的是想喚醒國民的自覺性和真理, 給人民帶來戰斗的力量。二者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探究其背后原因, 可以看到兩人較為相似的經歷:都是被時代的黑暗所壓制, 都有敏銳的洞察力, 都有尖利的筆鋒, 都渴望社會能有所改變。面對污濁、面對難題, 他們沒有退縮, 而是迎難而上, 入木三分的刻畫出時代的病因, 這樣的文化巨人, 值得我們景仰。

  注釋

  11.《出關》.《魯迅全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217頁.
  22.《出關》.《魯迅全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219頁.
  33.《出關》.《魯迅全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219頁.
  44.《理水》.《魯迅全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197頁.
  55.《理水》.《魯迅全集》.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11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198頁.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重庆麻将机批发 上海时时乐幵奖结果彩票控 悠洋棋牌手机版下载 广州领奖福彩中心在哪里 定位坐标图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浙江 北京11选5一定牛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说明 双色球尾数的复隔中选号法 29日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